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第四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接下来的几日,陆清行还如之前一样,隔三差五地来教导他心法。

  渐渐地却发现,少年看自己的眼神与从前不太一样了。那眼神仰慕之中带了点炙热,在他看过去时,却又立刻转过了头,像是在害羞。

  陆清行对着他略笑了笑,而后问了问他心法的进度。

  云朔归早就练过这一套心法,自然能够完整无缺地背下。只是这具身体太过孱弱,他将心法完整运转一遍后,便累得气喘吁吁了。

  陆清行将手搭过去,在少年脉门上点了几点,清秀的眉微微拧起“你的内伤这些天怎么没见好?药都喝了么?”

  少年的手腕被他触碰到时,仿佛僵硬了一瞬,很快又恢复如常。

  云朔归垂着眸子,长睫在眼睛上遮下一片阴翳,有点赌气般道“都喝了的。仙尊要是不信,可以去问小意。”

  小童原本在一旁闲着看他们修炼,见状点头给云朔归作证。

  “你是好孩子,我自然相信你。”陆清行失笑,又问小童,“你们这些天有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

  云朔归偷偷朝着小童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将那日晚上的事情说出来。小童果真摇了摇头,暗地里回看了云朔归一眼,眼中带着点喜色。只是还没等云朔归看清楚,小童便恢复了平常那副沉默寡言的模样。

  陆清行将他们的表情收入眼中,大致明白他们在隐瞒什么,便没有点破。他又探查了一番,没能确定异常的来源,只能先给云朔归喂些滋养经脉的灵宝,让他不必那么急着修炼。

  一向听话的少年,闻言却死死扯住了他的衣袖,用力的连手指都在发抖。他认真地看着陆清行,眼神中满是要被抛弃的惶惑“不要……我可以的!”

  他太过紧张,说话时甚至透着一丝颤抖“我不会放弃的,所以,仙尊也不要放弃我好吗……”

  云朔归说着话,一边偷偷去看陆清行身旁的好感度数值。

  数值很给面子地往上跳了一点。

  他对陆清行的了解是对的。

  抛开与魔修或是和他的恩怨,这个徒弟气质出尘,却特别爱管闲事,对待求助的人向来温柔如水。若是那人再感恩些,他的心情便会非常好。若非在对敌时他的智商还在线,云朔归会怀疑他是如何在玄衍仙宗里活到现在的。

  他紧紧抓着陆清行的衣袖,眼中露出深刻的留恋。

  陆清行微微笑了“怎么会放弃你?纵使是玄衍的弟子,也要有休息的时日。你这两日先不必修炼,等我找到治疗你身子的方法,再继续也不迟。”

  少年像是还有点担心,却好像想到了什么,压下眸子中的不舍,朝着陆清行勉强笑道“好啊,我会听仙尊的话的。”

  陆清行一走就是几天。

  少年头几天还怀有一丝期盼,总是时不时地朝着陆清行的住处眺望,期盼着什么时候能够再见到他。只是一次次的失望以后,少年终于明白,自己真的被抛弃了,仙尊说会回来是骗他的。

  可仙尊那么好,是不会骗他的,肯定只是因为什么耽搁了。他于是整日整日地枯坐在门旁的石椅上,执着地等待着。

  小童劝不动他,于是也陪着他,在石椅上一坐一天。

  云朔归其实有点奇怪。

  他这些天已经陆陆续续将陆清行的好感度刷到二十五了,不应该因为身体不好就被扔了才对……难道他高估陆清行了?

  少年一天天地等待着,直到半个月后,子蛊再次发作。

  他难过地在床上翻来覆去,泪水止不住地流,眼眶又烫又红,看起来可怜而撩人。

  低低的喘息声在房间里响了半夜,间或夹杂着一些崩溃的呜咽。

  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仙尊……”

  直到天光微晞,房间中的声音才停了下来。

  而在房间之外,一道轻飘飘的影子,在看了少年辗转反侧的一夜后,也默然离去了。

  这日后,云朔归下定了决心“我去找陆清行。”

  系统发出赞同的滴滴声。就因为身体有问题,就把刚养了几天的小孩给扔了,陆清行真不是人。

  却听云朔归道“艹,我再也不想听一整晚的‘安全扫描失败’了,简直精神污染。”

  系统“……”

  一时不知道宿主和陆清行谁更奇葩一点。

  这是少年第一次违反陆清行的禁令,他偷溜出自己的小院落后,就开始惴惴不安。

  他知道仙尊住在哪里,却有些忐忑,没敢直奔大殿而去,而是绕了个圈。

  或许仙尊只是有事耽搁了,他可以听听别人是怎么说的,免得误会了仙尊。

  可他没想到,自己这一去,竟然碰到了从前的师兄。

  师兄见到是他,眉头一拧,大骂道“杂种魔修,你还敢回来!”

  他是魔界的探子一事,现在在宗门内传得人尽皆知。特别是亲近的修士,从前越亲昵,如今便越是厌恶他。

  少年自知理亏,没敢反驳。这位师兄指着他大骂了几分钟,实在气不过了,抽出铁剑来朝他削来。

  可这些天少年被陆清行圈养着,认真修习了天生道体的心法,躲开他的攻击,几乎是轻而易举。

  他仍是不敢反驳,于是那位师兄便追着他,大骂了十分钟,引来了一群曾经的同门。

  见到是他,所有人都面露愤恨,嚷嚷着要除魔卫道。

  人越来越多,加之心法对身体的消耗实在太大,少年渐渐体力不支。

  他不该出来的,他应该听仙尊的话。

  少年抿了抿唇,寻找着抽身的机会。

  周遭那些同门,你一言我一语,嘈杂的声音不住地往少年耳中钻。

  在这些杂乱的声音中,他忽然捕捉到了一句“这种恶心货色,衍清仙尊竟然救了你!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原本一直避让的少年,闻言静静地看向那个口出狂言的人。

  这人何德何能……竟敢辱骂仙尊?

  紧接着他身形一闪,已经闪到了那人身后。

  只轻轻用手一掐,那人的脖颈便发出清脆的响声,面上还没有什么表情,却很快没了声息。

  周围的人只看到他一瞬间便移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