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归墟峰的偏殿,从前没有这么冷清的。

  陆清行忽然生出一种怅然的感觉。

  偏殿空荡荡的,与他平素见惯的模样没有差别。只有桌子上的一坛酒,鲜红的绸布看起来无比扎眼。

  陆清行沉默地走到那坛酒前,展开了手中被揉皱的信。

  “我并非一个合格的师尊。

  “我心悦于自己的徒弟。觉得他体贴细致,隐藏的倔强也极可爱。”

  陆清行心头微微一震,视线有些迫不及待地往下移。

  “然师徒之恋为俗世不容,后又得知你的身世,我对你又爱又怜,却知你顾及从前之事,也不愿让你在大道之上分心,便一直未将心意宣之于口,直到迎来死局。

  “我是该死之人,本不该回到你身边,乱了你的好生活。

  “可我没忍住。”

  信中的话言尽于此,陆清行却明白他的未尽之意。

  我不甘心死的不明不白。

  我放不下你。

  所以……就算顶着最卑微的身份,也要回到你身边。

  或许就连师尊自己都不知道,他究竟为了什么而回来,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开。

  现在他们都知道了。

  因为他所钟爱的徒弟,根本就不存在了。

  而自己所喜欢的师尊,因为无法容忍这样的他,而选择了离开。

  他甚至将从前的真相说了出来,是不是再也不愿意回来……陆清行拿着信纸的手抑制不住地,他阖上眼睛,不敢多想。

  信的内容还在继续。

  “回来看你是我死里偷生后,做的最正确也是最错误的一件事。

  “你已经长大了,离开我,你会过的更好。

  “桌上那坛佳酿,是我百年以前埋在归墟峰的……如今留给你做饯别酒,你我师徒二人缘尽,日后两不相见。

  “你若是执念深重,汲汲于没有希望的感情,便只能用我的尸身,帮你入无情道了。

  “此去莫念。”

  一字一句仿佛凿在心上,分明是轻描淡写的语气,却说着最冷酷绝情的话。

  自己对他做的过分的事情,将他关在归墟峰,强迫着收他为徒,师尊连提都没提。

  或许是觉得不堪回首,没有必要说明了吧……他这么过分,师尊对他连一点恨意都没有吗?

  所有执念,在写下这封信时,就已消散殆尽。陆清行此时宁愿他恨自己。

  有恨还有根,连恨意都没有了,他还剩下什么……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师尊,逼走了心悦自己的人。

  他曾经以为自己获得的偏宠,都是从母亲那里偷来的……可那本来就是他的。

  可是现在被他弄丢了。

  青衣人怔怔地盯着酒坛的封泥,眼中却渐渐失去了神采。

  师尊放下这坛酒的时候,有多么失望……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回到他身边,却被如此强硬地对待。

  丹田处忽然传来一阵绞痛,陆清行的脊背微微弯着,忍受这忽然袭来的反噬。

  他破了太多次戒,天道终于看不下去了。

  陆清行皱着眉,额头被冷汗浸得湿润,面前的景象也因剧痛而变得模糊。

  他咬着牙,微微仰起头来,却在恍惚间看到了一个坐在床边的人影。

  是……师尊……

  他忍着痛苦,一步步走向人影所在的地方。

  云朔归垂着头,手中细细摩挲着一只毛笔,看不清楚表情。

  但是他周身围绕的悲伤,陆清行能够感受得一清二楚。

  仿佛察觉到他的靠近,云朔归抬起头来,在对上他视线的那一刻,一切的悲伤尽数化为了恐惧。

  “你不要过来!”少年撑着床,手脚并用地往后退,“你滚开啊——”

  “我不会走的,”陆清行咬着牙,口中发出湿漉漉的呢喃,“我想……”

  想和你说,你没有错,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是他刚愎自用,是他懦弱无能,是他心狠手辣。从遇到母亲开始,师尊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

  “我不要听!你都不听我说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不是这样的,我会听你的,求你别这么躲着我……

  他的喉咙像是被黏住了一样,身体也因剧痛而行动迟缓,床上的少年不断往后缩,眼看就要脱出他的视线。

  陆清行愈发急躁地步步向前,被床沿绊倒时,正好压在了少年身上。

  在少年惊惧的大叫中,陆清行清醒了过来。

  身下哪里有师尊的影子,一切都只是他的臆想。

  青衣人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维持着被绊倒在床的姿势,挣扎了半天也没能站起身来。

  他最终慢慢地从床上滑落,双膝跪在地上,身体痛苦地颤抖。

  他将自己埋在被褥中,面颊压着的部分很快变得湿润。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身体才慢慢平静下来。

  他慢慢跪在地上,直起了身子,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他又看到了师尊。

  师尊仍是坐在床上,脸上却失去了神色,像是对他从未兴起过任何一丝兴趣。

  精致的少年轻描淡写地看了他一眼,连一丝多余的语气都懒得分给他。

  他平静道“滚。”

  陆清行看着他,唇角僵硬地勾了勾。

  他声音沙哑道“对不起。”

  少年懒得理他,身形陡然消失了。

  陆清行看着他曾经待过的位置,良久,缓缓阖上了眼睛。

  “对不起……我……不会滚。”

  ·

  近日玄衍仙宗出了件大事。

  衍清仙尊的徒弟,在收徒礼上被人劫走。衍清仙尊气急攻心,伤及根本,在宗内闭关养伤。

  玄衍宗主在全修真界范围内发布悬赏,务求将衍清仙尊的徒弟原原本本地带回来。

  世上第一大宗的悬赏奖励,让不少人看着心惊肉跳。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修真界一时间热闹非凡。

  不过这和云朔归都没有关系。

  他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只觉得全身都像被拆过一遍一样。尤其是丹田,在一呼一吸之间抽痛不已,引气入体更成了奢望。他如今彻底是个废人了。

  先不管他是自己废掉的,还是被玉千鸾做了手脚,云朔归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不少,却没有致命的,他需要找一样东西把自己给终结了,而后让系统把他的尸体送到陆清行容易找到的地方。

  他被玉千鸾藏起来,怎么能让陆清行知道他死了。

  想到这里,他迷迷糊糊地坐起身来,想要随便找样什么东西,终结他这风中残烛的生命。

  况且能不能攻略任务对象是一回事,一直活在这种身体里,也过于憋屈了。

  周身的空气似乎有些凝滞,云朔归睁开眼睛,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处境。

  不是他所熟悉的金笼子,暂且还是正常的殿宇。只是粼粼的波光与点燃的夜明珠告诉他,此处位于海底。

  也是,玉千鸾都妖皇了,在海底建个宫殿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少年略带紧张地四处看了看,在层层蛟纱之中,回想起了昏迷前的景况。

  自知落入敌手,他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一把捞起床边的铜镜,一把将其摔碎了便要朝自己的心口捅去。

  纵使下了决心,少年还是害怕地闭上了双眼。

  想象中的剧痛没有来袭,取而代之的是手腕被人禁锢的微痛。

  他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张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面孔。

  精致的面庞犹如精雕细琢的明玉,多一份少一分都是亵渎;披散的发丝柔顺地散落在肩上,像黑色的丝绸一般矜贵;身上的红衣宛如着了火,眼角暗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