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第十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朔归回玄衍仙宗以后,蛊性并没有立即发作。

  陆清行的阵法似乎还需看顾,他前往自己的殿宇之前,告诉云朔归,他现在自由了,可以去玄衍仙宗的任何一个角落。

  云朔归看着他身旁的好感度,神色没变,点了点头算作答应。

  他也没必要有什么反应,反正陆清行也不在乎。就算他肯为自己以身试险,云朔归也看不出用这个身份攻略陆清行的可能性。他对于那个死去多年的师尊,实在太关心了。云朔归见他每日亲自擦拭自己的神像,神情一丝不苟,仿佛寄托着对逝去之人满满的哀思。

  不过作为被他悼念的本人,云朔归表示这种行为实属无聊。不是作秀,却比作秀更让人心塞。

  而他扮演的少年,看见这一幕,觉得在仙尊心中,自己的重量还比不上一个死人,于是识趣地不在陆清行面前碍眼。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没有在玄衍仙宗中游逛,而是回了他刚穿过来时住的地方。

  上次照顾他的小童,见到他时很开心。这孩子平时不爱笑,这次见到云朔归,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是真的开心。云朔归也问过陆清行,这个小童平时沉默寡言,在宗里没有朋友。这个院落是从前一位真人持戒时住过的,他那时在真人身边侍奉,过了几年真人走了,却没带走他,小童就一直留在这里。

  云朔归难得有点良心不安,就在这里陪了小孩一下午。

  小孩一直看着他,像是要把他的样子刻在心里一样。

  云朔归笑他“怎么了,我又不会凭空消失。”

  小孩眨了一下眼睛“你会。”

  云朔归还是笑“我不会。因为我会告诉你,我要消失了。比如现在。”

  他看了一眼天空,发现时间已经不早了。体内的蛊性不断聚集,最迟今晚就会发作。

  “你要走了吗?”

  “我会回来的,”云朔归揉了一把小孩的头,“小孩子不要老是闷在院子里,多出去走走,不然头发会掉光的。”

  小孩被他吓到了,捂着自己的头不让他继续摸“你别摸了,我头发本来就不多。”

  云朔归笑了笑“这可是你赶我走的。我走了。”

  他站起身来,跟小孩挥了挥手,往院子外面走。

  刚出院子,却听见身后小童的喃喃絮语“你不会骗我,你会回来的。”

  小孩的声音坚定过了头,不知为何听起来有点阴恻恻的,让人发毛。

  云朔归回头看了一下,小孩还是那副天真的模样,仿佛刚才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是他的错觉。

  ·

  今晚月色很好,陆清行与云朔归却没有心思欣赏。

  蛊虫应月而生,在皎洁的月光下,它们躁动得更加疯狂。

  云朔归很快就浑身发软,维持不住打坐的姿势,手撑着地面不住喘息。

  归墟峰纵使是偏殿,也总是肃穆清净的。如今却有一少年,箕踞般坐在偏殿之中,眉目含情,吐气若兰。

  陆清行端坐他面前几步,见状微微敛眉“屏息凝神,保守本心。”

  紧接着,一阵清风拂过,将少年的身子重新摆成打坐的姿势。原本一直运行着克制子蛊的心法,也重新运转起来。因为三个月不能运转能力的约定,云朔归如今全靠着陆清行的灵力在他体内打转,才能勉强将子蛊压制。

  云朔归“……”

  呵呵。

  都到了什么时候,还操心着这些冠冕堂皇的仪式感。

  子蛊既然能破一次他的心法,便能再破无数次。陆清行并非蠢到不知道此事,却仍旧不愿让他在大殿之上“失礼”。

  云朔归眼中划过一丝嘲讽,很快又被无尽的渴求吞没。

  纵使有陆清行帮助,少年也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陆清行出手迅速,不断将他从崩溃的边缘扯回。可他再迅速也没有用,云朔归一直昏昏沉沉,却在某一刻忽然睁开了双眼。

  “如果仙尊也没有办法克制,那么还不如让我……自行了断……”

  两人之间的联结被陡然切断,少年的力量在陆清行面前有如蚍蜉撼树,如此轻举妄动,已经伤了根本。他面露痛苦,周身灵力暴涨,目眦尽裂,是自绝经脉的先兆。

  青衣的仙尊顾不上心法,身影骤然出现在他身边,将云朔归抱在怀中,为他疏导灵力。

  他不让少年死,便是少年到了鬼门关前,也要被拽回来。

  命是救回来了,可被他一碰,身上的热度顿时蹿升了几个度。他仿佛被人放在火炉上炙烤,唯一的甘泉就在他身边,可他不敢去碰。云朔归闭着眼睛不看他,泪珠却止不住地往下流。

  云朔归感觉到一股力量在将他托起,仿佛还要继续方才的压制。

  他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为什么这一切要发生在他身上呢……

  他只是非常普通地、敬仰着仙尊罢了。他为仙尊挡刀时,原以为最坏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