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你说什么……”少年眼中带上了些许迷茫, “我听不懂。”

  他微微垂下头“我只是想……”

  想让师尊也像自己喜欢他那样,喜欢自己罢了。

  可他太弱了, 连在师尊面前说出自己不是云宗主的勇气都没有。

  师尊那日如此听话地走了,是真的将他当成了师祖,才会愧疚到不忍伤害他吧……

  他轻轻地摇摇头“不, 我不想。”

  就算很喜欢师尊, 但是让他把自己都丢掉, 活成师祖的影子, 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

  话音刚落, 就听头顶传出一声轻笑“为什么要说谎呢?你还是奢望着衍清仙尊能多看真正的你几眼吧?”

  “就算想,又有什么用?”少年安静地笑。

  “既然爱他如此痛苦,不如看看旁人。”

  他指的是谁,两人都很清楚。

  少年轻轻摇头“我知道你对我很好, 可是爱是很忠贞的东西。我心里已经有了师尊——”

  “既然他让你痛苦,就把他扔出你的心里就好了。”男人将少年搂在怀里, 纤长的手指轻轻笼住他的双眼, 言语中带着魅惑。

  云朔归心中一跳, 忽然问“你对自己以前的主人, 也是这样的么?”

  玉千鸾说喜欢自己,但是他实际做出的事情里, 云朔归看不出一丝善意。

  “我比你要灵巧些, 我仍旧喜欢着他, 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拥有一个主人……”玉千鸾笑道, “说回你吧。你就不想忘记陆清行么?我有哪里比不上他?”

  像是终于崩溃, 手指下的眼睫剧烈地颤动起来,逐渐变得湿润。

  “我想忘掉他,可是我不能……”少年抽噎着,像是一个找不到回家路的小孩子。

  “我可以帮你。”

  听了这话,少年哭得更厉害了“我不要……我不想忘记师尊……”

  “谁说要让你忘记他了?”红衣人将少年搂进自己怀里。两人体温紧紧相贴,竟有一丝依偎取暖的感觉。

  他轻轻帮少年拭去眼角的泪珠,行止优雅“我会让你变得强大,让你回到玄衍仙宗。你可以亲眼看看,陆清行究竟要的是你,还是个听话的傀儡……等你对他失望了,再跟我走,如何?”

  真是体贴的建议呢。不过白送一个青龙传承,再白送他走,玉千鸾从来没有这么好心。

  果不其然,玉千鸾紧接着道“不过我需和你一同去玄衍仙宗,如何?”

  妙啊。不仅能够把他拐到手,而且还能趁机混进玄衍仙宗,找找有没有新的宠物可逗弄。玉千鸾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云朔归面上仍是有些犹疑“你要怎么和我回去?”

  这便是对玉千鸾的提议心动了。

  玉千鸾笑着道“你不是害羞我之前将你变成银铃吗?我也变一次,任你玩弄如何?”

  话音刚落,怀中的少年就惊讶地吸了口气。

  而后,便听他真诚道“谢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系统、玉千鸾“……”

  系统“宿主已经从小白花进化成白莲婊了吗?”

  云朔归笑嘻嘻地回它“你才发现吗?不然怎么虐任务对象?我们的目标可是让他们哭得满地找头。”

  不,应该是刷好感度和收集元气才对……

  系统默默分析了一下,竟然觉得这个任务目标和宿主的目标不违背,就默默跑到一边沉默去了。

  另一边,活了千年没有被人发过好人卡的妖皇,总觉得少年这话有点奇怪。

  但是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

  他于是温柔地回应“不用谢我,我只是想让你看清陆清行的真面目罢了。”

  只是想养个与从前不同的宠物罢了。

  不过无论养不养得成,在少年对陆清行彻底失望时,他都会将人重伤。

  玉千鸾这些天玩的还算开心,只除了少年一直对青龙传承的魅力无动于衷。

  虽然找不到原因,但玉千鸾不介意多试探试探。

  既然对魅力无动于衷,那么能否接受传承……接受传承后,若是受了致命伤,又会不会死亡?

  红衣人心情不错地将少年打横抱起,带回了海宫。

  ·

  “你说的那个传承……是一个刺青?”少年被放在床上,听到玉千鸾介绍青龙传承时,陡然觉得自己被骗了,有些惊慌地往床里面缩。

  “在我身上不是,但在你身上会是。”玉千鸾为他解释了一下。云朔归如今的身体实在很虚弱,用旁的方式,都难以让青龙传承依附于他,便只能由玉千鸾将传承压制以后,再强行粘附到他身上。

  玉千鸾手上拿出来一根银针,明晃晃的光让少年更加瑟缩了。

  “害怕针?”

  少年迟疑着摇摇头“不,我晕针。”

  玉千鸾略带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神色很快恢复如常,修长的手捂住了少年的眼睛“那便不要看。”

  少年发出小兽一般的呜咽,有些抗拒银针的接近“不要……”

  “不要?”玉千鸾慢条斯理地道,“我很希望你不要,那样你直接留在我身边就好……你确定了吗?”

  他咄咄逼人,少年心头一震,赶紧道“不,不要不要——”

  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又道“我是想说,不要纹在显眼的地方,可以吗?”

  玉千鸾沉默了。

  视野是一片黑暗,如今沉默了下来,便连耳朵也被封闭了一般。

  于是玉千鸾的视线在他身上上下巡游的感觉,便明显到让人受不了。

  “害怕被衍清仙尊发现?”

  若是被师尊发现,自己的身上被人纹了东西……少年不说话。

  可身后的人像是存了相当的心思,必定要逼问出一个结果才行。

  少年被他看得如芒在背,心一横,大声喊道“我害怕!我不可以害怕吗!”

  “当然可以,”玉千鸾含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但下次害怕不要一个人担着,你可以告诉我。”

  “告诉你,然后呢……”少年的声音里带了点委屈。

  “然后啊,”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云朔归的头,“我就可以摸摸头,告诉你,没有什么好怕的。”

  倒是说了句人话。云朔归本人短暂地被玉千鸾安抚了一下。

  玉千鸾的安慰很有效,少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他于是道“既然不怕了,就把衣服脱了吧……你要是还晕针,我可以帮你脱。”

  “做什么?”少年紧张地扯住自己的衣襟。

  玉千鸾的语气十分正人君子“不容易看到的,不就是你衣衫之下吗?”

  少年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便只能让玉千鸾将他的衣衫撩开。

  虽然还很幼嫩,但少年的身上已经算得上是伤痕累累。玉千鸾在他身上抹了药,怜爱地在他之前为自己挡刀而留下的伤疤上点了点。而后,他的目光移向了狰狞的旧伤痕。

  他大致能够猜出伤痕的来历,却明知故问。

  “这是怎么回事?”

  云朔归这才想起来,自己背上还有为陆清行挡刀留下的伤痕。这下有些遭了,他这个传承恐怕要拿的有些艰难。

  见他不答,玉千鸾的手重了些,仿佛要透过皮肉,将这伤痕挖出来一样。

  少年察觉到危险,赶紧道“是之前……在宗门里被人欺负,被打的……”

  玉千鸾身上淡淡的杀气立马淡了,甚至淡淡地对他道歉“抱歉。”

  “没事……唔——”

  针尖贴在脊骨上,滚烫的感觉令人忍不住战栗。

  玉千鸾使了个法术,让他的眼睛无法视物,而后一手在他身上烙下印迹,另一手则轻轻扶着他的身体。

  入水的药膏伴随着银针落在背上,云朔归总怀疑他多用了什么东西,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奇怪。分明玉千鸾是十分正常的触碰,他却渐渐想到了一些羞耻的事情。

  少年不敢将真实的感觉宣之于口,只能紧紧咬着唇,双眼无神地看着空中,期待这场撩人的酷刑赶紧过去。

  玉千鸾倒是十分心无旁骛。反正少年如今矜持,潜移默化之下,他以后也矜持不起来了。对于这个宠物,他目前还很有耐心。

  云朔归身上的刺青花了一整天才好,少年睡醒以后,又是另一天了。

  玉千鸾化作一颗珍珠,给自己打了个孔,穿进一条红线,给云朔归做了条手链。这颗珍珠里还带了些海中的灵气,散发在少年身周,确保他能够使用青龙传承。

  少年看他给自己打孔,十分惊讶“不疼吗?”

  珍珠中传出玉千鸾的传音“你摸摸就不疼了。”

  少年于是想起,这颗珍珠上的感觉,玉千鸾都能感觉到。

  想起自己那日被揉弄得失态的模样,他再也不肯触碰珍珠,只安静地将玉千鸾挂在了手上,根据玉千鸾的指示,出了海宫。

  距离他穿到这个身体里,时间还没到两个月,也不知道云溟现在走没走。云朔归本想再拖几天,确保云溟走了再回去,但青龙传承的威力实在有些大。

  就算只在路上转了两天,云朔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