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熏香的味道改变了。这是云朔归醒来发现的第一件事。

  从贵气的香味, 变得淡雅起来。

  耳边能够听到细微的风声。

  在废都待久了, 骤然回到归墟峰, 还有点不适应。

  出乎意料的是,陆清行没有睡在他身边。

  这样也好。云朔归四下里望了望,又把自己缩回了被子里, 叫起系统“元气收集完了吗?”

  “陆清行元气收集进度22!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完成了四分之一个任务。”云朔归心情不错地给系统抬杠。

  “很值得高兴啦。”虽然有私自加大任务难度的嫌疑, 但终于可喜可贺地完成了。

  “说的也是, ”云朔归微微弯唇,“未来可期。”

  “宿主现在就可以脱离身体了, ”系统提醒他, “还是要等一段时间?”

  “再等等。我去和陆清行做个了断。”

  “明白。对了, 宿主的身体由于强行破戒,道基已经毁了。如果不续命,最多还能活一个月。”

  云朔归心不在焉地应了, 又问“陆清行呢?他快死了吗?”

  因为任务已经完成, 系统对于陆清行的信息没有一丝隐瞒“衍清仙尊的道基和宿主一样崩坏了。如果他不重铸道基,也命不久矣。”

  “这样啊……”云朔归道。

  不过有他在, 陆清行很难分出心思重新修炼吧。

  云朔归又问“如果陆清行死了, 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他?”

  系统吓得卡了壳。

  云朔归“怎么了?”

  “系统还以为, 宿主会巴不得他快死。”

  云朔归乐了“大可不必。养了那么多年的徒弟, 也不至于盼着他去死。”

  他想了想, 觉得不准确, 又补了一句“就是想让他还我一条命而已。”

  系统“……”

  这到底是想怎样?

  ·

  陆清行在云朔归的眼里看到了疲惫。

  几个月不见, 师尊的身形却高挑了不少。逐渐长开的眉目中, 神色与过去越来越像。

  陆清行极为了解他,故而知道他此时的痛心。

  “你说过,对我产生歹意的是另一个你,”云朔归注视着他,最终转过头去,“所有不堪的事,都是他做下的,对么?”

  陆清行的嗓子有些沙哑“……是。”

  “是?”云朔归冷笑一声,“那你又想怎么向我解释,发生在你我之间的事?你若是没有起心思,为什么要……”

  他顿了顿,像是气的狠了,又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为什么要抱我?”

  他的声音很低,陆清行没听清,但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陆清行有千言万语要解释。

  他想说,是鬼王给师尊下的药。但是因为师尊身上的一块龙骨,他与师尊的感官相通了,才会那样失控。

  可他既然察觉到有龙骨……当时又为什么没有先将龙骨破坏,再救师尊呢?

  反而是在那样危险的情势下,不假思索地冲了上去。

  是他的错。

  原本以为剥离了不好的部分,就能问心无愧。

  现在看来,只是他自欺欺人罢了。

  一向对他冷嘲热讽的另一个人格,此时无声无息,仿佛死了一样。

  他不回应,师尊就傻傻的等着。

  一室寂静。

  陆清行有些喘不过气来。

  最终,陆清行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云朔归微微皱眉。

  在他的计划里,之前给了陆清行两人能够和平相处的暗示,现如今又翻脸不认人地撕掉……这人应该生气或者伤心,但更应该惊讶。

  可为什么陆清行听到他说这些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已经被我玩自闭了么……”云朔归有点头疼。

  他都那么坚强地给任务对象们渣了,为什么轮到他的时候任务对象就变这么脆弱了?太不公平了。

  系统在云朔归的抱怨中默默插了一句“还有一件事之前忘记告诉宿主,衍清仙尊当晚并没有抱你。”

  “……?”云朔归头上的问号宛如实质。

  这都能忍?他想过分裂后的陆清行很难搞,但没想到会这么难搞。

  “但是元气明明……是因为通感吗?”

  系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所以到头来,只有他一个人仪态尽失。云朔归内心没什么波澜地想。

  “宿主现在见到的陆清行,是精神分裂后的。”

  说不定乖戾的一半都分出去后,留下来的真的是朵善良的白花。

  云朔归彻底哽住了。

  他紧紧捏住拳头,牙关咬的齿列发疼。

  “想这么逃脱罪行?他不配。”

  明明都不是什么好人,却搞得好像只有自己卑鄙无耻。

  陆清行想要高高在上,也不看看他的对手是谁。

  ·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诡异而和谐地生活在了一起。

  陆清行每天留在殿中的时间很多,多的让云朔归怀疑,自己之前搞了那么多事情,云溟和玉千鸾就没来找过他的麻烦吗。

  况且虽说人格分裂了,那个恶劣的陆清行却没有出来过,实在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不过陆清行在也有个好处。至少不用自己束发了。

  “师尊的头发长了,”陆清行握着手中的青丝,忽然道,“该洗洗了。”

  “不用。”云朔归坚决抗议。

  然后在他的坚决抗议之下,陆清行将人强行带到了殿旁的温泉池中,轻轻剥开云朔归的衣裳。

  见反抗无用,云朔归便也省了力气,由着陆清行动作。

  反正两个都是风中残烛的老年人,一个比一个的脆弱,陆清行要是想对他做点啥,估计做着做着就发现怀里的人死了。

  那场景想想还有点让人兴奋。

  纵使心中对他有诸多不满,师尊却还是本能地相信着他,任由他摆弄。

  在云朔归看不见的地方,陆清行唇角漾起一点喜意。

  只是在剥下衣物的当口,那点喜意荡然无存。

  纵使身形拉长了,玉千鸾在师尊身上种下的那朵该死的花,也依然存在着。

  随着身体的成长,花朵愈发娇艳,也显得愈发刺眼。

  云朔归迷迷糊糊地察觉到了身后人的僵硬,反应了片刻,便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啊,吃醋的男人。他没有真情实感地感叹着。

  演了这么久,如今终于能在陆清行面前说出真实想法“你如果不满意,可以把它熔了,画你自己的东西。”

  陆清行忽然从背后抱住了他,伸手捂住云朔归的嘴。

  云朔归张口想要咬他,却被手指乘虚而入。细长的触感很快变得湿漉漉,扯出时还带了几缕银丝。

  “别说了……”

  分明是他被揉弄得气息不稳,听声音,却像是陆清行是那个被欺负的人一样。

  陆清行垂下头,枕在云朔归肩上。湿润的墨发便贴在云朔归背上,有些许的痒。

  虽然还有许多嘲讽的话想说,云朔归却没能开口,反而有些吃惊地咽了口口水。

  全身都被突如其来的魔气侵蚀着,不要命一样发出警报的尖叫。

  而那魔气的来源,却是他身后悲伤的人。

  云朔归浑身紧绷,强忍着没有转过去“……你怎么回事。”

  “我不是故意瞒着师尊的……”

  听到这带着惶惑的声音,云朔归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还是之前的陆清行,没有换人格。

  “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不是一直没有问题的吗?”云朔归捧着他的头,自己转过身去,不解地盯着他。

  却被人一把抱进了怀里。

  “放开。”云朔归不耐烦道,“就这么想走火入魔?不对……你的经脉怎么这么脆弱?”

  他伸手去探陆清行的身体情况,却被人不着痕迹地避开。

  略微分开后,两人都愣了愣。

  云朔归啧了一声,压着怒气往回走。

  没走两步却一脚滑倒。

  陆清行赶忙去扶,却被人摸上了脉门。一抹灵气入体,云朔归将他的身体状况探了个清清楚楚。

  心里有了底。

  虽然经脉损伤严重,但如果能及时修复道基,对日后修炼影响不大。麻烦就麻烦在陆清行的道基早就毁了,才会连心魔都压制不住。

  云朔归摸完道“看来快死了。”

  说完后,便扔下心情复杂的陆清行跳下了温泉。

  一阵翻涌的水花后,水面上再难见到青年的身影。

  陆清行跟了进去,刚想把埋在水下的云朔归就出来,便被突然跃回来的云朔归扑了满脸水花。

  云朔归深深喘了几口气,平静道“憋了几口气都受不了,才想起来……我也快死了。”

  陆清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像是一块裹了脓的伤疤,被人狠狠揭开。流出的不是淋漓的鲜血,而是令人反胃的脓液。

  他艰难道“不会的……”

  “说你快死了,你都没反应。”云朔归笑了笑,“说我快死,你倒急起来了。”

  他的语气太过轻松,让陆清行有了将这一切当做玩笑的借口。

  陆清行无奈道“师尊不是知道么,我是个枉顾你意愿,将你囚禁的无耻之徒。如果我死了,师尊应当开心才是。你要保重好自己……到我死的那天,你就自由了。”

  而我不行。我只有在你身边,才能压抑住折磨人的恐慌。

  “非要这样?”云朔归忽然问。

  “非要这样。”

  “我看未必……”云朔归眨了眨眼,水雾褪去后,他出神地看着陆清行。

  他愣了一会儿,像是刚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羞愤地转过头去。

  陆清行将云朔归刚才的话听了个分明,却还是喉咙干涩地问“你说什么?我没听懂。”

  “没什么。”

  “你分明说了。”

  “我也说了没什么。”青年深呼吸压抑自己的情愫,却终究输给了感性,欲盖弥彰道,“你还是三岁小孩吗?连我说话什么意思都理解不了?”

  原本是想将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