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第三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朔归微微仰头看着他, 面色中带着不解。

  虽然云渊是在开玩笑,不过以他的性子,竟然会养一群女孩子在这里……云朔归倒真怀疑他哪里不对劲了。

  这么显眼的谎言, 无论是谁都能看穿。或许这小东西又要恼羞成怒了。

  让云渊意外的是, 青年快步上前来,扯住他的衣角, 似乎想将它掀开。

  云朔归努力了一下, 却发觉云渊的袖子层层叠叠, 实在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应付得来。

  他于是决定投机取巧, 直接对云渊毫不客气地道“袖子掀起来。”

  云渊唇角笑意更深, 衣袖随风骠起,露出一段修长而有力度的手臂。

  云朔归面无表情地捏住他的脉门。手下的脉搏跳动强壮有力,哪有一点生病的样子。

  阳气也足得很……系统的话还真是真的。那他养那么多女孩子做什么?云朔归无意识地轻轻划了一下云渊的手,被人一把捉住。

  他抬头看云渊“我看不出你的病灶……你真的有病吗?”

  “当然。连这都看不出, 让本尊怎么相信你能医治鬼王的病?”

  能治一种病,又不是什么都能治。云朔归有些不屑地移开视线, 又有些疑惑。他思量了半天, 最终道“我一时之间确实看不出你身体究竟如何。”

  “一时之间看不出?”

  云朔归点头“我需要更多时间。你需要和我多见几面……”

  “多见几面恐怕不行。”

  青年顿了一下“怎么?”

  “只是见几面太慢了。本尊这病太严重, 需要很快医好。”云渊面不改色心不跳道, “既然你多看本尊就能看出,那你就放心地看, 跟着本尊看——如何?”

  青年顿了一下“我还以为又要被你刁难。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

  他对于好玩的小玩意儿, 一向很好心。云渊道“本尊哪里不好心过?”

  云朔归几乎要笑出来。

  别说这些年来挑起魔界与仙道的战争, 光看他曾经与云渊的相处, 这人都远远称不上好心。云渊从来杀伐果断,在魔界内乱最严重的时候,他手上鲜少有几天不染血的。

  云朔归看了看手下光洁而柔韧的肌肤,又收回了视线。只要洗得干净,就连魔尊都能看起来细皮嫩肉的。

  这些不是他的人设应当知道的。于是他没有和云渊继续拌嘴。

  “好。我跟着你出去。但是我有个条件——”

  “你说。”

  “不要让月儿留在这里了。”他面色不动,目光认真,“我只能保证我的疗法对九幽鬼王有效。至于你,我不知道能不能治好。我们的约定,是我治好九幽鬼王,你就让我带走月儿……对吧。那样……就不能让月儿留在这里。”

  他回头看了一眼月儿,又看了看别的姑娘。云渊不喜欢她们在自己说话时吵闹,她们便如同木偶一般,僵硬地愣在原地。

  只是云渊走后,知道了真相的女子们,一定会嫉恨月儿——月儿一定能离开这里,而她们离开的机会却很渺茫。这样下去,很有可能出问题。

  “确实如此。”云渊乐于看他为难的神色,“可是她已经不能离开这里了。”

  云朔归缓缓道“这是……什么意思?”

  “你如果执意让她出去,本尊倒没有什么顾虑。只是你以为,她能够承受住魔宫深处的魔气?”

  在隔绝灵气与魔气的世外之地待久了,月儿早已习惯了不依赖魔气与灵气活着。若是面对温和些的灵气倒算了。小姑娘毫无抵抗能力的身体,会被侵略性强的魔气三两下撕成碎片。

  云朔归看着他,思索着,最终却没有得到更好的解法。

  云渊平静地回望。

  他在等着云长乐服软。这种博弈他做过很多次,并且坚信自己是最终的赢家。

  云朔归最终勉强笑了笑“那看来,我只能更加认真地医治鬼王殿下了。”

  “你也可以更努力地医治本尊。”云渊的语气带着玩味,“我们该出去了。”

  “好。”

  ·

  五脏六腑都仿佛在被灼烧。

  修真者避之不及的魔气,正在源源不断地朝他身体的各个孔洞中涌。

  他仿佛身处黏腻的魔物身体之中,口鼻都被不知形状的黏腻事物堵住,全身都染上粘液,痛得仿若燃烧。

  云渊肯定是……把他直接扔到了魔气最浓郁的地方。

  ——好个龟儿子!

  云朔归在识海中呼叫了系统,却只得到了几句提前设定好的提示音。

  系统还没把自己修好吗……系统不在,他连云渊身上的好感度都看不了。这时候也得不到助力。

  魔气浓烈得要命,他可忍不下去了。

  生理性眼泪满溢了眼眶,却被主人强行逼迫着,没有流下来。云朔归探出手,尽力扯住面前人的衣袖。

  云朔归努力吐出一口气,抬头看向云渊“救个命。我灵气不够。”

  “可以。”

  随着一声果断的回应,云朔归手里被塞了一块极品灵石。

  魔气陡然中断,只有留在身体内的那部分不断灼烧着他。充裕的灵气如海浪般侵袭着云朔归的身体,像是雨后一口气吸入了过多的清新空气,云朔归迅速醉了。

  他迷迷糊糊地蹲下身,面上泛起明显的红晕。方才在魔气的强迫下,都没有流出的眼泪,如今大滴大滴地滴落在地。

  实在说不上是快活还是痛苦,只是极其难过。

  但即使他这样难过了,极品灵石也没有放过他的打算。源源不断的灵气涌入他的身体里,与之前的魔气纠缠在一起,相互拉锯,云朔归实在不知道应当如何应对。

  “怎么了?”云渊对灵气与魔气的感知多么灵敏,自然能够察觉到云朔归如今在极乐与痛苦之间徘徊。可他还是装模作样地问。

  青年抬起头来,眼眶红着,噙着泪看他“不行……你拿开……”

  就这么将小玩意儿玩坏了可不好。云渊从善如流,将极品灵石从云朔归手上拿开,收了起来。

  品相这么好的极品灵石,是修真界百年难得一遇的珍宝。别说云长乐这种近乎于无的修为了,就连云渊碰触到它,都会有轻微的灼烧感。倒不如说,这小东西能够坚持这么久,才出乎他的预料。

  云渊从一个修仙者的遗物中找到了它,原本是觉得日后或许有用。没想到先用在了逗弄小东西身上。

  被云渊“高评价”的云朔归,此时并不好过。灵石一旦离开,旁边的魔气就争先恐后地蹿了起来。黏糊糊的,辣的,将他湮没。

  他只能将方才在风口浪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一点灵气用于抵御魔气。

  “原以为你需要灵石,”云渊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现在看来,本尊方才自作多情了。”

  “不是……”云朔归无力地摇着头,面上因为方才极端的刺激,还泛着不正常的潮红,“我需要,只是……”

  “只是?”

  云朔归的声音很小,似乎觉得有些丢人“太多了……”

  云渊笑了“连这点灵气都吃不下去吗?”

  “会吃下去的……”青年觉得自己的话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来。只能唔了一声,不理他,自顾自盘腿坐下,用之前积攒下来的灵气,将自己体内的魔气驱除干净。

  云溟就在一旁看着他。

  对于灵气和魔气,云朔归修炼的时间比云渊还要长。因而即便只有一小点灵气,他也能迅速地将魔气驱逐出自己的身体。

  青年刚刚松下一口气,就发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捏住。

  云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