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1/2)
渣了我的龙傲天都后悔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云朔归一连烧了好几天, 昏昏沉沉的,不是吃就是睡。

  分明是云渊点了他来做炉鼎,可这几天云渊除了和妖族魔修一起商讨攻打仙道的事情以外, 其他时间都跑过来伺候他了。

  云渊对喜欢的东西有种苛刻的独占欲, 这也是云朔归不敢让他发现自己身上吻痕的缘故。让那些下人伺候云朔归,他是完全无法忍受的。

  这样绕了一圈, 云朔归觉得自己还占到了云渊的便宜,心情十分不错。

  云朔归在吃睡长的米虫生活之外, 还抽空和系统吐槽“攻略云渊真棒。”

  系统“根据系统的推算,魔尊不可能不对宿主做手脚。请宿主不要麻痹大意。”

  此言一出,云朔归却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你说的对。他一直让我发着烧不能随意走动, 不就是想限制我的行动吗?不然哪有修士生个病这么久的。”

  “那宿主还任由他?”系统有些不解。

  云朔归打了个困倦的哈欠“他光明正大地算计我, 我光明正大地让他算计,然后见招拆招……比起攻略陆清行和玉千鸾, 已经很舒服了。”

  因为太了解云渊,所以就算这儿子用了什么阴招, 他也能很快察觉出来。

  就像这一次起热,除了限制他的行动以外, 云渊还做了一点手脚。

  头几天还没有太大察觉, 在某一天醒来时,云朔归忽然想好想让云渊过来, 喂点吃的。

  他脑海中出现了云渊喂他时,轻轻触碰到他面颊的样子。就在这一瞬, 云朔归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对于云渊生出了畸形的渴望。

  这种渴望极其微小,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出自本心的依赖……但云朔归被任务对象虐了那么多次, 早就学会了不依赖旁人。这种不由自主的依赖, 必定是云渊的手笔。

  他又观察了几天, 发觉这种渴望,在云渊触碰他时会得到满足。但一旦云渊离开,他就会感到难受。

  难受而不是伤心,所以这种渴望的来源是身体。云渊到底还是喜欢强势的他,只想借此折磨他,甚至于折断他,而非让他腐化。

  在下一次云渊前来看他时,云朔归的眸光有些冰冷。

  云渊过来,想要探他的体温,却被云朔归躲开。

  云朔归忍着亲近云渊的渴望,冷冰冰道“玩够了吗?”

  “义父指什么?”云渊见他这幅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猜破了自己的小动作,便也不遮拦,“是因为对我太依赖了吗?你想用这个指控我什么呢?”

  “我确实不能指控你什么。”云朔归冷笑,“如果你真的行止有问题,不用我动手,你早在天劫下化为飞灰。”

  云渊对他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

  果然如此。这种互相明牌的较量,赢了会让人特别有成就感。云朔归在心中笑了笑,先让云渊高兴一会儿,反正最后的赢家肯定是他。

  云朔归皱了皱眉,像是在克制什么,他忍住不看云渊。他的鼻、他的全身却都能感觉得到云渊的存在。青年纤细的手握紧了被褥,闭着眼睛,咬牙切齿道“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什么东西?”云渊心中大致有个猜测,但仍旧装作不懂。

  “云溟给我的法器。如果你不想看我被魔气侵蚀,死无全尸,就把它还过来。”云朔归冷冷道。

  “没了云溟给的东西,你就要死?”云渊语气低沉,后来却低低地笑出了声,“义父啊义父,枉你从前那么机敏,怎么现在将自己的命拴在了云溟身上?”

  “一派胡言!我何时将自己交付给云溟?”云朔归话中带了点难以置信。

  “那你就该知道,除了云溟,我也能救你。”云渊拿出一个葫芦状的法器。

  云朔归一眼就认出,那是盛有夜蛊残留气息的法器。

  被夜蛊支配的恐惧还残留在身体里,他一面激动得微微发抖,一面身体叫嚣着警告他赶快逃离。

  “你不是想要灵气拔除寒气吗?”云渊将法器的塞子拔开,夜蛊的气息顿时溢散出来,“过来,能吃下的都是你的。”

  比起和云渊置气,云朔归永远知道做什么选择能让自己获利更多。

  他毫不犹豫地坐起身来,趴在云渊的腿上,薄唇微启,轻轻衔住葫芦的瓶口。

  美妙的灵气从葫芦中渗入身体,云朔归仿佛整个人都被泡在温水之中,舒爽的同时,又有种窒息的恐惧。

  一抹绯红从他的耳尖窜起,一直将他的脸染红。

  在云朔归察觉不到的地方,云渊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眼中是浓的化不开的墨色。

  看义父吃的这么开心,不如多给他些。云渊心念一动,便操纵法器多放出了些灵气。

  云朔归的神情从愉悦变为挣扎,既快乐又痛苦。生理性的眼泪从眼角渗出。

  义父……云渊看得呆了。他向来没有想象过,一向高傲的义父,在他的怀中哭泣,会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直到那滴眼泪滑下,云渊才回过神来,在云朔归耳边轻声问“够了吗?义父?还需要鬼王的法器吗?”

  身体早已承受不住,云朔归想开口让他停止,张了张口却道“不……我需要那个……”

  云渊有的是耐心和他耗,他一点点地加大了灵气的输出“现在还需要?”

  云朔归已经呜咽起来,全身紧绷着,像是被溺杀的小兽。但他仍道“……需要……”

  如此反复了几次,云朔归的身体已经紧绷成了一根弦,仿佛轻轻戳弄一下,就会立即断掉。

&ems
为您推荐